選單

留言 (0) Young Pin 100, 金點新秀設計獎 165

視覺傳達設計類年度最佳設計獎 《講幹話》生猛詮釋我們的時代

DANS9201_preview

用年輕世代的設計語彙,揶揄詮釋當代社會現象。「講幹話不是講髒話,這是我們的時代語言,這就是我們的style!」

 

樹德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

蔡偉群、陳怡安、林采玲、許宸瑋、鄭文雅

Trash talk_01

今年新一代設計展期間,《講幹話》在年輕人間引發了熱烈的討論。這部繪本不說特定故事,而是記錄當代社會的語言文化;他們只用大紅大綠兩個顏色,搭配台灣古早民間故事書風格的詭譎插畫、亂中有序的圖文編排,就創造了強烈的視覺張力,營造出令人好奇的想像空間。

這部話題性十足的《講幹話》到底在講什麼?在創作團隊中負責統籌專題的組長蔡偉群,回答也詼諧地很有時下流行的「幹話」風格,他笑說,「我們的作品,就是在講幹話。」

Trash talk_04

「幹話」是近年出現在台灣社會的流行語,不僅廣泛出現在網路上,媒體報導中也經常可見,一般用來形容乍聽很有道理、實際上卻空泛不實的話語。對於這台灣特有的語言文化現象,研究「幹話」整整一年的創作團隊也有自己的解讀,他們認為幹話不帶髒字,「其實比較像是一種『爽話』,任何情緒、任何事情都可以用。」蔡偉群解釋,講幹話可以抒發情緒、對於生活中遇到的各種狀況自我解嘲,有點像是「語言上的特權」。

蔡偉群回憶,當他們決定要以「講幹話」為主題時,曾經引起長輩們的質疑,像是認為幹話是髒話、講幹話有反社會傾向等諸如此類的負面認知,但團隊沒有因此挫折,反而將這些不理解和疑慮轉化為創作動力。他們自信地說,《講幹話》雖然取材自他們的生活經驗,但並不是一部做給年輕人看的書,而是「要讓別的世代,了解我們這一代」。

Trash talk_05

 

用自己的態度,定位設計的風格 

一開始就決定以一部三冊的形式來製作,團隊原本有些擔心設計「書」對於畢業製作而言,規模可能太小,但蒐集素材之後才發現內容量相當驚人。他們從自身和親友的經驗汲取素材,也將時事名言和流行用語一併蒐羅,結果一發不可收拾,數量從原本預期的幾百句,一路蒐集到六、七千句,甚至還能繼續新增下去。

這麼龐大的內容應該怎麼處理?《講幹話》的統整和呈現方式帶點黑色幽默。蔡偉群說,其實在製作過程中,最苦惱的地方就是分類,他們曾經想過用政治、職場、宗教這樣的傳統類別,「但感覺都不對」。最後他們發想出「虛張聲勢」、「裝瘋賣傻」、「無病呻吟」來分類命名這三冊,其中每一冊又有「禮」、「義」、「廉」、「恥」四大主張,每個主張各收錄五句幹話——巧妙運用台灣人熟悉的用語「五四三」來架構內容。

在其他設計細節,《講幹話》也很有自己的主張。提到全書以黑色為基底、配色只用紅綠兩色的色彩規劃,團隊們一起大笑解釋,說這是因為「紅配綠,狗臭屁」;對於文字編排設計,有大有小、有粗有細的層次,他們則說「講幹話就是要浮誇,就是要能屈能伸!」插畫設計為了呈現一種「無奈的心情」,參考了許多台灣古早民間故事的繪畫風格,再摸索出自己的表現形式,來形塑整體視覺的詭譎氛圍。

Trash talk_02

新一代報名

整個從無到有的創作過程,團隊以自己的態度打造每項細節、定位設計的風格,這是讓《講幹話》獲得評審團一致好評的關鍵。評審團召集人陳俊良表示,《講幹話》充分展現了它的當代性,這是在視覺傳達設計類相當重要的特質,「視覺本來就要傳達訊息,雖然沒有功能性,但是可以透過文字和圖像,具體傳達出對這個社會的反饋。這是這件作品很重要的設計DNA,也是讓我們覺得很棒的地方。」

FS7C7276_preview

螢幕快照 2018-06-14 下午12.25.07(修)

提到拿下年度最佳設計獎,成員們不斷開心說著「真的是不敢相信、不可置信,沒想到講幹話也能拿金牌!」蔡偉群坦言,其實團隊也曾擔心題目是否能被大眾接受,「雖然這是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但畢竟是比較次文化的東西。」他提到在新一代期間,有許多年輕人瘋狂和他們討論這個議題,並在這件作品中找到認同,對團隊來說已經是很好的肯定。

團隊笑說他們講了一整年的幹話,真的是一段邊哭邊笑、好累又好好笑的過程。從一開始就下定決心要做這個時代的社會現象和議題,他們認為最難但也最重要的,是堅持自己的風格、理念和想要做的事情。在訪談尾聲,很有自我主張的他們是這麼總結的:「要明白我們就是年輕人,我們就是新一代。做自己吧,不要太『ㄍㄧㄥ』!」

Trash talk_08

 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