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單

留言 (0) 金點新秀設計獎 851

專訪2019社會設計類召集人周育如:每個人都可以是社會設計的源頭!

agua2

在今年金點新秀設計獎開跑前夕,採訪團隊抓緊時間來到了水越設計。這間安靜坐落在台北巷弄裡的設計工作室,是許多生活及城市創意設計發起的源頭。不論是「台北市變電箱設計改造」或「小招牌製造所」,讓人看到了從小地方開始改造台灣都市風景的可能性;或運用廢棄資源與再生材料,邀請在地居民共創的「台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」,也讓人驚豔於公共空間活化的新作法;還有將傳統市場作為生活學習教室的「市場小學計畫」、創造嶄新城市體驗方式的「萬華製造」等很多令人驚喜的改變,都從這裡開始發生。

這天,我們拜訪了這個充滿活力的創意發酵地,邀請擔任今年社會設計類召集人的周育如agua總監,與我們聊聊「社會設計」。我們也非常好奇,多年來不斷從教育、城市等面向創造改變的agua,會怎麼看社會設計類的評選呢?

 

Young Pin 100(以下簡稱YP100):這幾年有越來越多人在談「社會設計」,您認為社會設計是什麼呢?

agua在人類開始群居的時候,「社會設計」其實就存在了,但這個名詞卻是到了現代才被提出來。為了解決人們一起生活時產生的需求和問題,就有了社會設計。像是工業革命的出現,就是要解決生產的問題;在20世紀初,只有極少部分的人享有好的居住環境,發展到現在讓更多人擁有好的居住品質,這也是不斷透過社會設計做到的。或者像是教育,當現代的資訊越來越發達,孩子們的學習方式變得多元,卻也有另外產生的問題和狀況需要面對。

社會設計其實就是在解決我們生活上所遇到的各種問題,那些你覺得解決了會讓事情更好、讓大家對明天有希望的問題。它不見得是一個物件,可能是針對整個社會環境的思維,也可能關於空間或周遭環境的品質,或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態度,想像面其實是很大的。

project 01

由都市酵母發起的變電箱設計改造計畫,以簡約設計和和諧色彩將變電箱融入環境,創造城市新風景。圖片提供:都市酵母。

 

YP100:感覺生活中充滿了社會設計的切入點!這樣看來,您認為誰可以來做社會設計呢?

agua其實不一定是設計師,也有可能是政府、學生或社會人士,每個人都可以切入社會設計。這種想解決生活中各種問題的熱忱或能力,其實是可以從小就開始培養的,因為每一個人對社會都是有責任的。

從這樣的觀點切入,不論是社會設計或社會企業,都不再是少數人的工作或責任,而是大家都有一起讓社會變好的信念存在。當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或想要發展的內容中加入社會思考,就能幫助這個社會一起成長。這件事情我覺得不光是設計師在做的。

當然設計師可以運用自己的專才,觀察社會中的各種議題,去導向一個可欲的未來(preferable future)。所謂可欲的未來,就是可以想像並進而創造的未來的樣態——我們就朝那個方向前進。我們可以從一個事件的發生,導向議題,慢慢地把它變成大家可以關注並且一起改善的事情。

 

YP100:但一個好的社會設計者,會具有什麼樣的特質呢?

agua首先是會去發現或感知到社會問題和現象的存在,然後提出清楚明確的方向和議題。當設計者提出議題的時候,如何讓人能理解要談的內容、想要解決什麼樣的問題、未來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,是關鍵。接下來則是要有推動的能力,從三、五個人開始,慢慢地擴大變成大眾關注的事。

所以要成為好的社會設計者,第一,必須要有觀察能力與洞悉力,了解這些事情背後代表的意義是什麼;第二,要樂觀,要認為這些問題是可以被解決的;第三,要有號召能力,也就是要能感染大家,讓大家覺得這件事情是可被執行的,值得去做的。

project 02

「萬華製造」計畫邀請設計師與店家老闆,共同進行以觀光與產業體驗為前提的體驗開發,翻轉市民對傳統市場的印象,親身感受傳統的新生。圖片提供:都市酵母。

 

YP100:不論是在台灣或國外,有沒有讓您覺得很棒的社會設計案例?

agua我自己觀察到的是台灣的Design for Change(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)。這項計畫發源於印度,到了台灣,因為我們的社會環境,也發展出不同的作法,讓小學生去發現自己的學習樂趣。如何從設計思考的步驟,去觀察生活並發想改善方式,讓自己的環境更好,這項計畫讓小學生從小就去參與這些事情,我覺得是很棒的社會設計切入點。

另外一個團隊5% Design Action提出的想法是,如果每個人可以貢獻自己5%的時間,去為改善環境而努力,這件事情本身就會帶來改變。他們近幾年來提出了很多議題,也很務實地在推動一些事情,像是從自己的職場中發現問題或需求,包括醫療環境、醫療人員本身的工作型態等,想辦法去改善。

還有一個我關注到的案例是「愛的米其林」餐廳指南App計畫,可以讓身障者或年長者,依自己的需求,找到附近適合的餐廳。後來也藉此開始推動改善環境的設計,讓年長者有自信,也讓行動不便者更有他們的生存尊嚴。我覺得做這些事情是非常偉大的。

另外一個案例「玖樓」,是一群學生從自己的切身經驗,發起改善各種居住問題的共居計畫,包括藉由分租降低開銷、重新設計空間來提升生活品質、辦活動促進交流等作法,幫助解決了很多青年居住問題。近期他們也在發展「青銀共居」的模式,一方面提供青年價格比較平實的居住環境,另一方面也提供銀髮族與年輕人互動的機會。

還有「上下游市集」,他們成立銷售平台,邀請擁有相同綠色理念的小農加入,直接販賣農產品,拉近農夫和消費者之間的距離,這些都是很好的社會設計案例。

project 03

「台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」改造市民大道下的一處挑高空間,將廢棄回收路燈焊接建造成一座「市民秋千實驗基地」,讓里民有更多活動的空間。圖片提供:都市酵母。

 

YP100:這是金點新秀設計獎首次有「社會設計類」,擔任本次召集人的您自己有什麼期待呢?

agua其實我一直期待社會設計可以成為設計價值之一,已經有十七年了,也就是如何跳脫物件思維,而導向改善更大的環節,讓社會風氣、大家的認知認同,可以是不用一個人出力,而是所有人都在做這件事情。這些議題到底如何解決,雖然問題看起來很龐大,可是從一點一點鏈結在一起,會形成一種力量。

看到今年有這樣的獎項出來,我很期待。我覺得大家不要把它想得太困難,像我們自己的做法,就是從如何愛上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開始,去找到方法和行動,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。這些事情不是說你一定要有一個偉大的想法,而是如何讓自己覺得做這些事情是一個對的方向,讓自己樂於去做這些事情,也讓自己覺得所學和花的時間,跟你想做的事情是相關的,或做起來會覺得是對環境或地球有幫助的。對我來說,這就是一種快樂與成就感。所以我會鼓勵大家多去思考,當你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,這件事情跟整體社會的關係是什麼,它會讓這個世界更好嗎?

我的期許其實就像一開始所說的,不是要被命名為社會企業,才去做對社會有幫助的事,而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一個社會企業、一個社會設計的源頭。

 

YP100:在「社會設計類」的評選,您會特別重視哪些面向呢?

agua社會設計其實是在把很多事情串聯成價值鏈,在談論的是未來,關於未來社會要變成什麼樣子,所以在評選方式,社會設計類會跟其他類別不太一樣。有些老師可能會要求畢製要做得很完整,但在社會設計並不會要求完整,它其實看重的是有沒有抓對問題,和想要發展的方向是什麼。

在評選這個類別的時候,首先我會很在意做這件事,會不會反而製造了另一個汙染。第二點,我會看提出的內容,是只有創作者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,還是這個想法有許多溝通、對話,包容了更廣的面向。第三點,我會看提出的議題,是不是「真議題」。第四點則是議題的重複性,我會建議大家從自身體驗或自己所處的環境出發,議題本身比較不會重複,可以產生更多原創的思考出來。第五點則是在做這件事情的熱忱,是被老師逼著做呢,還是出自自己的想法去做呢,其實差異很大,也可以感受得到。

社會設計雖然在談議題,但設計者的人格特質也很重要,也就是做這件事情的人本身的價值觀點。我們希望可以找到真正想走社會設計這條路的人,對我來說,是這次在評社會設計類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project 04

自2015年發起的「市場小學計畫」,將傳統菜市場視為最好的生活學習教室,期望從食材及器皿學問、色彩層次與生意細節,讓小學生從市場學習和體驗生活。圖片提供:都市酵母。

 

YP100:對社會設計有興趣或未來想投身相關工作的設計新鮮人,您會給他們什麼樣的建議?

agua在物質生活已經很富裕的當下,環顧四周,會發現其實我們缺乏的東西還很多,像是缺乏了很好的生活環境品質、很好的服務設計,甚至是更細微的動線思考、指標系統或色彩整合等,這些都是設計可以發展的面向。

所以如果從社會設計的思考去觀看世界,你會發現,社會設計的範疇與可以產生的價值,都是非常大的。因此我會鼓勵大家多去思考,我們能夠如何提升自己生活周遭的品質、解決人們的需求和社會問題。

 

YP100:最後,請對參加社會設計類的同學們說說話吧!

agua你們現在可能處於一個非常辛苦的狀態,在思考畢製怎麼完成,但可以想想看,要改革一個社會面向,基本上不是一時五刻就可以解決的,所以請去思考真正的核心價值。有時候想清楚問題在哪,比後面要解決的事情來得更重要,所以回到你做這件事情的初衷,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、想要幫助誰,再慢慢地去思考該如何切入和提供幫助。我們不會只看你現階段的結果,而會看重你的初衷、本心,還有你想推動的改變是什麼。當你不再是旁觀者,而是參與者的時候,整個社會都是你的。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