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單

留言 (0) Young Pin 100 24194

偶的飛行夢—看見風的聲音The Voice Of Wind

團隊照片

某天早晨,準備著飛行員考試的阿飛,看見窗外一架架飛落的紙飛機,好奇心驅使他走出房間,他發現,頂樓有著一間神秘的老房子,他在房裡看到的一切,改變了阿飛…

「我們以視覺去呈現風的元素,如紙飛機的飄落、樹枝隨風擺動,讓大家『看見』風的存在感,這也是片名『看見風的聲音』由來。」

劇照6

人可能會因為某種執念,長期待在同個空間,埋頭做著相同的事,日復一日照樣沒有頭緒,這時,轉換一下環境,接收新場景帶來的暗示,會發現人生還有另一片天空。

劇照5

這個故事其實有點像是我們自身寫照。」
發展初期,劇本以前空軍秘密偵查部隊—黑蝙蝠中隊作為主要方向,期間甚至從彰化跑到新竹找前飛官訪談,花了一整個暑假籌備、前後至少修改三種版本,發展到後來卻還是因為此段歷史太過遙遠,小組難以背負整個事件真實性的包袱,再加上動畫方式難以描寫這段歷史,因此全部翻轉成現在這個較貼近自身經驗的劇本。

「前期做了非常多,最後大多捨去,但其實過程中學到最多的就是這個放下的過渡,放下,才能得到更多。」組員杜昀蓁說。

04

不過,原題材中的飛行元素還是有繼續保留,像故事設定中主角阿飛的飛行夢,都可以從美術場景看出端倪。

02 拷貝

「我們不保證觀眾看完這部動畫一定會得到什麼,可能得到,也可能什麼都沒看到,但沒看到也是一種得到。」

劇照8

「像跑馬拉松一樣,一開始不能太衝,不然跑到後面就會很累。」
導演黃智偉說,製作偶動畫,時間規劃是重點,因為整個過程是非常一板一眼的,不旦不可能臨時抱佛腳,每個細節也都馬虎不得,再加上是團體作業,因此,妥善的時間規劃非常重要。

因為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,小組完全照著自己的步調走,不太管老師定的發表進度。「我們的作品不是對老師負責,是自己,還有觀眾。」導演黃智偉說。全組四人在大二修了一堂偶動畫課後,便愛上偶動畫,有了畢製做偶動畫的打算,還曾找去年新一代看到的偶動畫強組交流,也是全班畢製小組裡最早成型的組合。

「對我們來說,做偶動畫可說集結了四年所學:動畫+平面+攝影。我們很享受做偶動畫的樂趣,不但自己盡情嘗試,多和別人交流也可以學到很多。」

02

美術設計蕭韓格說,很多人都覺得偶動畫的製作過程應該是最崩潰的階段,但比起令人更崩潰的劇本,製作反而是順利的。所有場景,包括人物,不到一個月就做完了,而且這一個月非常開心,玩遍各種創作媒材。除了一般常見素材,也運用生活中可以回收再­利用的材料創作,例如,把鐵釘變成一盞燈。以往常困擾製偶人員的骨架,也都自己來。「與其上網買國外昂貴的骨架,堅固的骨架我們自己就做得出來,一隻骨架出乎意料地撐完整部戲。」韓格說。

劇照9

設計最重要的事—分享
「看見風的聲音」認為,做設計不應該藏私,因為設計不是只有一個人在做,而是需要討論合作的。懂得分享,才會得到更多看法。「我們做畢製時,有時也會找時間『亂入』別組,互相幫忙、切磋。畢竟,畢製是一時的,但設計態度卻是一輩子的。」組長黃智偉說。

劇照7

更多「看見風的聲音」
臉書專頁

Designed by
大葉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
黃智偉 蕭韓格 鄭京宇 杜昀蓁

發表迴響